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_行业 _北京宽带网BBN-旅游资讯

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2015-04-07 10: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5-04-07 10:21: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伍月明

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包括小自在内的许许多多自拍杆就是在这里生产出来的。

  飞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供图

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在巴西圣保罗25街,一字排开的小店大多由中国人经营。

  本报记者 侯露露摄

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菲利克斯说中国的自拍杆“价格便宜,款式新潮”。

  本报记者 侯露露摄

中国自拍杆的旅行 最多一天出货三四万根

  从一个自拍杆的生产销售之旅,不难看出,中国制造对国际市场“气候变化”的感觉十分灵敏。这种对世界潮流的“紧跟”乃至引领,正体现出中国制造的创新力与竞争力

  深圳宝安,西乡。

  阳光灿烂的午后,海上吹来的风给这里带来些许新鲜的气息。在一座9层高的白色楼房里,冷气吹得很足,工人们双手不停地在不同配件盒上穿梭。钢管、芯片、塑料手柄……十多分钟后,它诞生了。

  黑黑的外表,30厘米高,127克重——它叫小自,是一根自拍杆。

  它的出生,是一段奇妙旅行的开始。在此后的日子里,它将和成千上万个小伙伴们一起,漂洋过海,直到地球对面的另一个国家巴西。这个新兴市场国家拥有2亿多人口和巨大的购买力,也成为“中国制造”的主要买家之一。

  在那里,你能见到的每一根自拍杆,几乎都来自中国。

  (一)

  宝安在深圳西北,与香港隔海相望。一位巨人在多年前做出的决定,让这个曾经的小渔村迸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活力。改革开放后,它成为深圳传统制造业的中心、著名的电子及通信制造业聚集地。

  小自的主人是飞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包海刚。他本来专做手机膜、手机天线生意,2013年底,越来越多的买家找他询问有无自拍杆。感受到市场的需求,他租下了西乡镇这座9层楼中的1000平方米,专门生产自拍杆。

  有了生产其他电子产品的基础,新开一个自拍杆厂也不难。再加上深圳的电子制造业产品链非常完备,想买什么配件都有专门的厂生产。包海刚说,产业链的细分极大地降低了开厂的成本。

  像小自这样的一根自拍杆,批发价大约每根15元人民币。“自拍杆的技术并不复杂,中国产品基本上可以做到相同质量中成本最低。”包海刚说。

  整个2014年,包海刚的生意都非常好。“最多时,一天的出货量就有三四万根。”其中70%去了巴西,其余的则销往欧洲和韩国。巴西市场的消费能力非常强,比如自拍杆,有的客户一订就是15万根。

  (二)

  小自旅行的第一段,是从深圳坐卡车到浙江义乌。

  经沈海、龙河、大广等高速一路向北,跨越1200多公里,约15个小时后,它就来到了义乌。为这段旅程,它需要付车资0.1元。

  “十多年前,中国的基础设施不如现在,我从义乌发一箱货到江苏,要20多块钱。”但这几年国家大力投资,基础设施飞速发展。基础设施强则物流强,物流强助推制造业强。包海刚对此体会颇深。

  在义乌,小自暂时落脚在包海刚设在那里的仓库,等待着被装上新主人——在巴西做生意的浙江人章晓红的货柜。

  按照章晓红的计划,这一程小自将乘船去巴西,这也是中巴之间商品运输最常用的方式。“以一个68立方米的加高货柜为例,它大约能装20吨左右的货物,海运的费用一般为1500—2500美元,根据季节不同有所调整;但如果选择空运,每公斤的运费大约就得7.5美元。”

  当然,空运与海运相比,优势也是明显的,从中国到巴西的海运大概28—34天,但空运一般在3—7天。销售旺季时,章晓红就会选择空运,“卖得最好时,一根自拍杆卖到90雷亚尔(当时约合250元人民币),一天最多能卖2万根,那时从国内来多少货就能卖多少。”

  距离上船还有时间,小自可以好好睡一觉。报关公司开始介入,处理各种报关流程。如今在义乌,报关公司已经做得相当专业,“快的话几个小时就好。”

  当小自醒来时,一切手续已经办妥,它被运至宁波,装上一艘红色大船。这条船选的航线每周一班,从韩国釜山出发,经上海、宁波、蛇口、香港、新加坡后,开往巴西里约热内卢。小自下船后,它还要继续往前开,直到位于巴西巴拉那瓜港口的终点,然后再原路返回。

  货代公司的小洪说,现在中巴之间的海运共有5条航线,跟她2006年刚来巴西时相比,航线多了,跑的船也多了,“以前只有八九家船务公司,现在有20多家。”仅以她所在的诚达运通公司为例,2006年前后每年运送货柜3000多个,现在每年约8000个,“中巴之间的经贸往来的确是越来越密切了”。

  (三)

  里约热内卢位于巴西东南部,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相当长的时间里曾是巴西的首都。里约港已经105岁了,业务量依然十分繁忙。无数的钢材、纸张、小麦、食糖、车辆,还有像小自这样的电子产品,都从这里进出。

  从船上移步海关码头,小自需要耐心等待海关为其办理出关手续。在巴西,两周出关属于正常速度。在等待的过程中,小自有些担忧,听说巴西可能要出台政策,在巴销售的自拍杆需要获得一种认证。

  “巴西的政策法规很复杂,经常变化,并且有些政策变动后即日生效,这给从事贸易的华商增加了风险。”小洪举例,“有时货物已经从中国发过来在海上飘着了,巴西突然出台政策说这种货物需要进口许可证,而这个证明必须在中国出境前办理,再退回去办肯定不可能,只能来巴西交罚款。”

  好在两周后,顺利清关,小自终于有了巴西的正式身份。也是从这时开始,它得试着习惯这个拉美第一大国特有的“巴西速度”和“巴西成本”:

  比如说,在中国,4个人4小时可以装好一个货柜,在巴西,20个工人3小时才能把它卸出来;在中国,从深圳到义乌每立方米货物的运输费用约为每公里0.08元,而在巴西,从里约热内卢到圣保罗的这段路途,算上运费和安保费,折合下来,每公里比国内贵0.5元。

  从里约热内卢出发,5个小时后,小自来到了有着1000多万人口的南美第一大城市圣保罗,它也是巴西的经济中心。

  章晓红的店面在圣保罗中心的25街附近。25街是个统称,由几条交错的道路组成,马路两边的门店大多属于华人,商店里卖的也是清一色的“中国制造”。25街之于圣保罗,就像义乌之于中国。这里是许多圣保罗主妇最青睐的采购地,也是巴西其他城市批发商最常来的进货地。

  章晓红的店面不大,60平方米瘦瘦长长的店里摆满了自拍杆、耳机等电子产品。左侧的墙面上,自拍杆们肩并肩排列着,等待客人的挑选。“现在市场上货源多了,价格也不像去年那么高了。”像小自这样的自拍杆如今在巴西可以卖到25雷亚尔(约合人民币50元)一根。

  在这里,小自遇到了它的巴西主人菲利克斯。

  “这个带蓝牙吗?”

  “有什么颜色?”

  “这两种各多少钱?”

  一番询问后,菲利克斯下单了。“我挺喜欢中国产品的,价格便宜,款式也新潮,也很好用。”菲利克斯说,巴西人喜欢赶时髦,但很多人的收入又不够高,中国产品物美价廉,对他们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除了自用,他还在巴西许多地方开了小店,主营“中国制造”,收入不错。

  更重要的是“质量好多了”。菲利克斯是章晓红的老主顾,这些年买了很多“中国制造”,“以前买的东西经常因为质量问题回来换,现在就少多了。”

  (四)

  对于菲利克斯的感受,同在圣保罗经商的浙江人安娜感触更深。她在圣保罗做了十多年文具生意,客户遍及巴西各地。

  “以前因为生意好做,大家都不重视质量,一批货来了坏品率能到30%,经销商天天来找我退货,我一看到他们就想‘又赔钱了’。这几年因为竞争激烈了,大家开始重视质量,现在坏品率大概在5%。”

  在安娜的店里,和小自一样来自中国的自拍杆被放在最明显的位置,“这是时货(时髦货),卖得最好。”她说如今在巴西市场,中国产自拍杆“不说占据市场份额百分百,也至少有99%”。原因正是菲利克斯所说的,“中国制造”便宜又好用。

  “总有人说我们‘中国制造’无法占据高端市场,但是其实制造业的发展是跟着市场需求走的。”安娜说,以巴西为例,消费人群的绝大部分是中低层消费者,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非常受欢迎。“不管何时,中低层消费者是永远存在的,所以这个市场我们不能丢。不过,有实力的消费者在增加,他们对品质的要求高,这个市场‘中国制造’也不应忽略。”

  在遥远的中国,包海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行动起来。在他的公司里,有七八名研发人员负责各种产品的设计和创新,就是为了在国际市场同类产品竞争中脱颖而出。以自拍杆为例,他们在将蓝牙技术引入自拍杆后,还努力缩短自拍杆手柄的长度。

  现实也要求他们必须提高“中国制造”的含金量。“工人工资平均每年上涨12%,要想跑赢劳动力成本上升,也得靠创新。”包海刚举例,一开始他只卖自拍杆,后来加入自拍器组成套装来卖,一个小点子,销量增长50%,收益增长40%。他期待着今后在中国“模仿抄袭的成本越来越高”,这样大家“创新的愿望就会越强,受益也会越大”。

  而在巴西,章晓红也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并准备和包海刚合作生产他自己的产品。“做自己的牌子后,会对质量要求更高。”当然,付出也会更多。“要在国外培养一个新品牌不容易,至少三五年时间吧。如果只想轻松赚钱,纯做进出口外贸就行了,可是从长远看,要想把自己的生意做大,把中国的品牌做得让巴西人叫得出名字,而不是只说‘中国制造’,你就得不断提升啊。”

  还是说回小自吧。从中国到巴西,它的这段漫长的旅行结束了,但它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未来的日子里,有着中国血统的小自,会跟随菲利克斯去很多美丽的地方。每当有难忘的时刻,人们就会请它帮忙,留下美好回忆。

  听说,在它的老家深圳,包海刚和他的研究人员又将目光投向了可穿戴设备。不久的将来,也许小自会在巴西见到更多它的老乡,或者是一块手表,或者是一个臂环,谁知道呢?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7日 23 版)

[责任编辑:伍月明]
更多>>

美食

深夜里的高寒高铁守护者

1月12日凌晨,哈尔滨铁路局哈尔滨工务段的线路工人对铁轨进行检查。为保证哈大高铁——我国首条高寒高铁在春运首日能够安全运行,哈尔滨铁路局哈尔滨工务段的线路工人在寒夜中加强对轨道线路设备的检查。[详细]

联系我们 | 用户帮助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Copyright ©2013 北京宽带网 京ICP证040093号 京ICP备05021558号-5号
关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  咨询电话:10010
欢迎广大用户投诉举报淫秽色情信息,举报电话为10010-4  信息服务业务公示